Feng Shui and Zewei Association

地母經

每本黃曆通書,內裡都載有春牛圖地母經
地母經是六十甲子的循環排列,一詩一卜,用作預徵該年的農作物生產情況。
詩內的地名如魯、楚、梁、宋等,均屬古代地名,俱已經不合時宜。
而且六十年又再一個循環,用作預卜歲時農業生產,根本不合邏輯。
然而,這個地母經卻仍然在每本通書裡附刊,可見世人迷信之愚不可及,根深蒂固得不去思考了…。
筆者少年時巳留意地母經,卻苦覓不果。數十年後,旅次台北,偶訪台北的一間圖書銵C得見地母經的全文,欣喜若狂!遂抄錄此部地母詩,公諸同好──

甲子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

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 

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 

甲午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 

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 

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

甲子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甲子年,水潦損田疇。
   蠶姑雖即喜,耕夫不免愁。
   桑柘無人採,高低禾稻收。
   春夏多淹浸,秋冬少滴流。
   吳楚桑麻好,齊燕禾麥稠。
   陸種無成實,鼠雀共啾啾。
卜曰︰少種空心草,多種老婆顏。
   白鶴土中渴,黃龍水底眠。
   雖然桑葉茂,綢絹不成錢。

乙丑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乙丑年,春瘟害萬民。
   偏傷於魯楚,多損魏燕人。
   高田宜早種,晚禾成八分。
   蠶娘爭鬥走,枝葉亂紛紛。
   漁父沿山釣,流郎陌上巡。
   牛羊多瘴死,春夏米如珍。
卜曰︰水牯田頭臥,犢子水中眠。
   桑葉初生貴,三伏不成錢。
   有人解言語,種植倍收全。

丙寅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丙寅年,蟲獸沿林走。
   疾疫多憂煎,燕子居山巖。
   牛羊宿高荒,蝦魚入庭L。
   燕魏桑麻貴,荊楚禾稻厚。
卜曰︰桑葉初賤不賣錢,
   蠶娘無分卻相煎。
   魚行人道豆麻少,
   晚禾焦枯多不全。
   貧兒乏糧相對哭,
   只愁米穀貴當年。

丁卯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丁卯年,猶米得時豐。
   春來多雨水,旱涸在秋冬。
   農夫相對泣,耕種枉施工。
   魯魏桑麻實,梁宋麥苗空。
卜曰︰桑葉不值錢,種禾秋有厄。
   低田多不收,高田還本獲。
   宜下空心草,黃龍臥山陌。

戊辰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戊辰年,禾苗蟲橫起。
   人民多疾病,六畜憂多死。
   龍頭出角年,水旱傷淮楚。
   低田莫多種,秋季憂洪水。
   桑葉無定價,蠶娘空自喜。
   豆麥秀山岡,結實無多子。
卜曰︰龍頭禾半熟,蛇頭喜得全。
   流郎夏中少,豆麥滿山川。
   天蟲三眠起,桑葉難賣錢。

己巳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己巳年,魚游在路衢。
   乘船登隴陌,龜漱J溝渠。
   春夏多潦浸,楊楚及胡蘇。
   早禾宜闊種,一顆倍千株。
   蠶娘哭蠶少,桑葉貴如珠。
卜曰︰歲裡逢蛇出,人民賀太平。
   桑麻吳地熟,豆麥越淮青。
   多種天仙草,秋冬倉廩盈。
   雖然多雨水,黎庶盡忻歡。

庚午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庚午年,春蠶多災癘。
   洪饒水旱傷,荊襄少穀米。
   桑葉貴如金,蠶娘乏生計。
   春夏流郎歸,秋來有餘慶。
   早禾與晚稻,不了官中稅。
卜曰︰白鶴田中渴,黃龍隴上眠。
   蠶婦攜筐走,求葉淚滔滔。
   春夏雨水足,秋冬地少泉。
   有人會我意,讖候在其年。

辛未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辛未年,高下盡可憐。
   江東豆麥秀,魏楚少流泉。
   桑葉初還貴,年中不賣錢。
   國土無災難,人民須感天。
卜曰︰玉女衣裳秀,青年陌上黃。
   從今兩三載,貧富分兩行。
   若人解此語,早種蓄飯糧。

壬申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壬申年,春秋多浸溺。
   高下也無偏,中夏甘泉少。
   豆麥方岐秀,桑葉稍成錢。
   耕夫與蠶婦,相見勿憂煎。
卜曰︰白鶴土中秀,水枯半山青。
   高低皆得稔,地上喜安寧。
   三冬甚嚴凍,六畜有傷刑。

癸酉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癸酉年,人民亦快活。
   雨水在三春,陰凍花實落。
   蠶娘走不停,爭忙蠶桑葉。
   蝴蝶飛高隴,耕夫愁收割。
卜曰︰春夏人厭雨,秋冬混魚鱉。
   早禾收得全,晚禾半活滅。
   絲帛價格高,種植多耗折。
   燕宋少桑麻,齊吳豐豆麥。
   禾稿物增上,封疆多盜竊。

甲戌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甲戌年,早禾有蝗蟲。
   吳浙民勞役,淮楚糧儲空。
   蠶婦提籃走,田夫枉用工。
   早禾雖即好,晚禾薄薄豐。
   春夏多淹沒,秋深滴不通。
   多種青年草,少植白頭翁。
   六畜冬多瘴,又恐犯奸兇。
卜曰︰春來桑葉貴,秋至米糧高。
   農田九得半,一半是篷篙。

乙亥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乙亥年,高下總無偏。
   淮楚憂水潦,燕吳禾麥全。
   九憂甘泉竭,三秋衢迴船。
   蠶娘吃青飯,桑葉淚漣漣。
   絲帛入皆貴,麻米不賣錢。
   六畜多瘴疾,人民少橫纏。
卜曰︰蠶娘眉不開,攜筐討葉忙。
   更看五六月,相望哭流郎。

丙子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丙子年,春秋雨濕地。
   桑葉無人要,青女如金貴。
   黃龍土內伏,化作蝴蝶起。
   高田半成實,低下禾後喜。
   魯衛多炎熱,齊楚五穀肥。
卜曰︰田禾憂鼠患,豆麥半中收。
   蠶娘空房坐,前喜後懷愁。
   絲綿綢絹貴,稅賦急啾啾。

丁丑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丁丑年,高下物得收。
   桑葉初還賤,蠶娘未免愁。
   春夏多淹沒,鯉魚庭際遊。
   燕齊生炎熱,秦吳沙漠浮。
   黃牛岡際臥,青女逐波流。
   六畜多瘴難,家家無一留。
卜曰︰少種黃蜂子,多下白頭翁。
   農夫相祝賀,盡願歲時豐。

戊寅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戊寅年,高下禾苗秀。
   桑葉枝頭落,討蠶競奔走。
   吳楚值麥多,齊燕米且休。
   三春流郎歸,九秋苗草留。
   百物價騰高,經營相懊惱。
卜曰︰蠶娘行鄉村,人民皆被傷。
   冬令嚴霜雪,災劫起妖狂。
   早娶田家女,且莫見風寒。

己卯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己卯年,犁田多快活。
   春來多雨水,種植還逢渴。
   夏多雨秋足,流蕩遭淹沒。
   蠶娘沿路行,無葉相煎逼。
   黃龍山際臥,逡巡化蝴蝶。
   禾稻秋來秀,農家早收割。
   淮魯人多疾,吳楚桑麻活。
卜曰︰春中溪澗竭,秋苗入土焦。
   蠶姑望天泣,桑樹葉下朝。
   黃黍不成粒,六畜多瘟妖。
   三秋多淹沒,九夏白波漂。

庚辰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庚辰年,燕衛災殃始。
   六畿盡遭傷,田禾蝗蟲肆。
   春夏地竭泉,秋冬豐實子。
   桑葉賤如土,蠶娘哭少絲。
卜曰︰少種瓜果豆,多種桑與麻。
   家長皆得收,處處總相似。
   春夏少滴流,秋冬飽雨水。
   農務急如煎,莫待冰凍起。

辛巳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辛巳年,鯉魚庭際逢。
   高田猶可望,低下枉施工。
   桑葉初來賤,末後蠶貴龍。
   蠶娘相對泣,筐箱一半空。
   燕楚麥苗秀,趙齊禾稻豐。
   六畜多瘴氣,人民瘧疾重。
卜曰︰蠶娘未為歡,果貴歲月窮。
   車頭千萬兩,縱子得輸官。

壬午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壬午年,水旱不調勻。
   高田雖可望,低下枉施工。
   蠶麥家家秀,蠶娘喜周全。
   蠶蠶皆望葉,及早莫因循。
卜曰︰吳楚好蠶桑,魯魏分多災。
   多下空心草,少種老婆顏。
   桑葉後來實,天蟲在早催。
   晚禾縱淹沒,耕夫不用哀。

癸未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癸未年,高下盡堪憐。
   一井百家共,春夏罕甘泉。
   燕趙豆麥秀,齊吳多偏頗。
   天蟲待當歲,討葉怨蒼天。
   六種宜成早,青女得貌鮮。
卜曰︰歲若逢癸未,用蠶多種意。
   青牛山上秀,一子倍盈穗。
   更看三秋後,產滿閒田地。

甲申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甲申年,高低定可憂。
   春來雨不足,早禾枯焦死。
   秋後無雨水,魯衛生瘟瘴。
   燕齊粒不收,桑葉前後貴。
卜曰︰歲逢甲申來,早枯切須防。
   高低苗不秀,燕齊主徬徨。
   舟船空下載,仰面哭流郎。

乙酉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乙酉年,雨水不調勻。
   早晚雖收半,田夫每苦辛。
   燕魯桑麻好,荊吳麥豆青。
   蠶娘雖足葉,簇上白如銀。
   三冬雪嚴凍,淹沒浸車輪。
卜曰︰田蠶半豐足,種作不宜遲。
   空心多結子,禾稻生蝗起。
   看蠶娘賀喜,總道得銀絲。

丙戌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丙戌年,夏秋井無泉。
   春秋多淹沒,耕鋤唯怨天。
   早禾宜當下,晚稻早留連。
   豆益桑麻乏,吳齊最可憐。
   桑葉初生賤,蠶老都賣錢。
卜曰︰歲臨於丙戌,高下皆無失。
   豆麥穿土出,在處得成實。
   六畜多瘟瘴,人民少災疾。

丁亥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丁亥年,高低盡得通。
   吳越桑麻好,秦淮豆麥豐。
   三冬雨水多,九夏禾無蹤。
   桑葉前後貴,簇畔不施工。
卜曰︰夏種逢秋渴,秋得八分成。
   人民多瘧瘴,六畜盡遭迍。

戊子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戊子年,疾橫相侵奪。
   吳楚多災瘴,燕齊民快活。
   種植高下偏,鼠耗不成割。
   春夏多淹沒,秋冬土龍渴。
   桑葉頭尾貴,簇上蓋雪霜。
卜曰︰歲中逢戊子,人饑災橫死。
   玉女土中成,無人收拾汝。
   若得見三冬,瘟疫卻又起。

己丑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己丑年,高低得成穗。
   燕魯遭兵殺,趙衛奸妖起。
   春夏豆麥豐,秋多苗穀媚。
   玉女田中臥,耕夫得稀微。
   桑葉自青青,誰能採得汝。
卜曰︰歲名值破田,早晚得團圓。
   金玉滿街道,羅綺不成錢。

庚寅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庚寅年,人物事風流。
   麻麥雖然秀,禾苗多損憂。
   燕宋多淹沒,梁吳兵禍愁。
   桑葉初生賤,後貴何處求。
   田蠶女金價,桑葉好搔抽。
卜曰︰虎年高下熟,水旱值時年。
   黃牛耕玉出,青年臥隴前。
   稼穡經霜早,田家哭淚漣。
   更看來春後,人民苦逼煎。

辛卯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辛卯年,高下甚辛勤。
   麻麥逢淹沒,禾苗早得榮。
   秦淮受饑餧,吳燕旱涸頻。
   桑柘不生葉,蠶姑說苦辛。
   天蟲災患少,絲綿換金銀。
   強徒多瘴疫,善者少災迍。
卜曰︰玉兔出年頭,處處桑麻好。
   早禾大半收,晚稻九分造。
   穀米稼穡高,漸漸相煎討。
   要待龍頭至,耕夫脫煩惱。

壬辰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壬辰年,高下恐遭傷。
   春夏蛟龍鬥,秋冬卻集藏。
   豆麥無成實,桑麻五穀強。
   齊魯絕炎熱,荊吳好田桑。
   蠶子延筐臥,哭泣問蠶娘。
   見繭絲綿少,租稅急悽惶。
卜曰︰是歲逢壬辰,蠶娘空度春。
   禾苗多有損,田家又虛驚。

癸巳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癸巳年,農民半憂色。
   豐歉各有方,封疆多種穀。
   楚地甚炎熱,荊吳無災厄。
   桑柘葉苗秀,天蟲繭如雪。
   粟麥有偏頗,晚禾半收得。
卜曰︰蛇頭為歲號,陸種有虛耗。
   秋成五六分,老幼生煩惱。
   三冬足冰雪,晚秋宜及早。

甲午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甲午年,人民不用愁。
   禾麥皆榮秀,高田全可留。
   吳越多風雹,荊襄井涓流。
   蠶娘爭競走,哭葉鬧啾啾。
   蠶老多成繭,何須有煩憂。
卜曰︰蛇去馬將來,稻麥樂倍堆。
   人民絕災厄,牛羊喜相陪。
   識候豐年裡,耕夫笑顏開。

乙未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乙未年,五穀皆和穗。
   燕衛少田桑,偏益豐吳魏。
   春夏足漂流,秋冬多旱地。
   桑葉初生賤,晚蠶還值貴。
   人民雖無災,六畜多瘴難。
   六種不宜晚,收拾無成置。
卜曰︰歲逢羊頭出,高下中無失。
   葉貴好蠶桑,斤斤皆有實。

丙申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丙申年,高下浪濤洪。
   春夏遭淹凶,秋冬杳不通。
   早禾難得割,晚稻枉施工。
   燕宋好豆麥,秦淮麻米空。
   天蟲相競走,蠶婦哭天公。
   六畜多災患,人民卒暴終。
卜曰︰歲首逢丙申,桑田亦主迍。
   分野須當看,節候助黎民。

丁酉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丁酉年,高低徒種植。
   春夏遭淹沒,秋冬少流滴。
   吳楚足咨嗟,荊楊虛嘆息。
   桑柘葉苗盛,天蟲中半失。
   箱筐少絲綿,蠶娘無喜色。
卜曰︰歲逢丁酉年,蠶葉多偏頗。
   豆麥有些兒,其苗高下可。
   六畜瘴氣多,五穀不成顆。

戊戌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戊戌年,耕夫漸漸愁。
   高下多偏頗,雨水在春秋。
   燕宋豆麥熟,齊吳禾成收。
   桑葉初生賤,蠶娘未免憂。
   牛羊逢瘴氣,百物主漂遊。
卜曰︰戊戌憂災咎,耕夫不足懽。
   早禾雖即稔,晚稻不能全。
   一晴兼一雨,三冬多雪寒。

己亥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己亥年,人民多橫起。
   秋冬草木焦,春夏少秧蒔。
   豆麥熟燕吳,桑麻淮魯死。
   葉少天蟲盛,蠶娘面無喜。
   稼穡不值錢,倉囤缺糧米。
卜曰︰歲逢己亥初,貧富少糧儲。
   蠶娘相對泣,採葉扳空枝。
   更看春秋裡,蜂蝶滿村飛。

庚子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庚子年,人民多暴卒。
   春夏水淹流,秋冬頻饑渴。
   高田猶及半,晚稻無可割。
   秦淮足流蕩,吳楚多劫奪。
   桑葉須後賤,蠶娘情不悅。
   見蠶不見絲,徒勞用心切。
卜曰︰鼠耗出頭年,高低多偏頗。
   更看三冬堙A山頭起墓田。

辛丑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辛丑年,疾病稍紛紛。
   吳越桑麻好,荊楚米麥臻。
   春夏均甘雨,秋冬得十分。
   桑葉樹頭秀,蠶姑自歡欣。
   人民漸蘇息,六畜瘴逡巡。
卜曰︰辛丑牛為首,高低甚可憐。
   人民留一半,快活好桑田。

壬寅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壬寅年,高低盡得豐。
   春夏承甘潤,秋冬處處通。
   蠶桑熟吳地,穀麥益江東。
   桑葉不堪貴,蠶絲卻半豐。
   更看三秋裡,禾稻穗重重。
   人民雖富樂,六畜盡遭凶。
卜曰︰虎首值歲頭,在處好田苗。
   桑柘葉下貴,蠶娘免憂愁。
   禾稻多成實,耕夫不用憂。

癸卯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癸卯年,高低半憂喜。
   春夏雨雹多,秋來缺雨水。
   燕趙好桑麻,吳地禾稻美。
   人民多疾病,六畜瘴煙起。
   桑葉枝上空,天蠶無可食。
   蠶婦走忙忙,提籃泣淚悲。
   雖得多綿絲,盡費人心力。
卜曰︰癸卯兔頭豐,高低禾麥濃。
   耕夫皆勤種,貯積在三冬。
   桑葉雖然貴,絲綿更有工。

甲辰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甲辰年,稻麻一半空。
   春夏遭淹沒,秋冬流不通。
   魯地桑葉好,吳邦穀不豐。
   桑棄末後貴,相賀好天蟲。
   估賣價例貴,雪凍在三冬。
卜曰︰龍頭屬甲辰,高低共五分。
   豆麥無成實,六畜亦遭迍。
   更看冬至後,霜雪落紛紛。

乙巳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乙巳年,高下禾苗翠。
   春夏多漂流,秋冬五穀豐。
   豆麥美燕齊,桑柘益吳楚。
   天蟲筐內走,蠶娘哭葉空。
   絲綿不上秤,疋帛價更高。
卜曰︰蛇頭值歲初,穀食盈有餘。
   早禾莫令晚,蠶亦莫令遲。
   夏季麥苗秀,三冬成實肥。

丙午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丙午年,春夏多洪水。
   魯魏多疫災,穀熟益江東。
   種植宜高地,低源遭水沖。
   天蟲見少絲,桑柘賤成籠。
   六畜多瘟疫,人民少卒終。
卜曰︰馬首值歲裡,豐稔好田桑。
   春夏須防備,種植怕流蕩。
   豆麥並麻粟,偏好宜高岡。

丁未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丁未年,枯焦在秋土。
   早禾稔會稽,晚禾豐吳越。
   宜下黃龍苗,不益空心草。
   桑葉前後貴,天蟲少見露。
   春夏雨水足,秋來憂失福。
   百物價競起,絲綿何處討。
卜曰︰若遇逢羊歲,高低中半收。
   瘴煙防六畜,庶民也須憂。

戊申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戊申年,豐富人煙美。
   燕楚足田桑,齊吳熟穀子。
   黃龍土中藏,化成蝴蝶舞。
   種植莫低安,結實遭洪水。
   桑葉枝頭荒,蠶娘空自喜。
卜曰︰高下偏宜早,遲晚見流郎。
   豆麥不成價,淹沒盡遭傷。
   更看三冬裡,蝴蝶得成餐。

己酉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己酉年,高低盡可憐。
   魯衛豐豆麥,淮吳好水田。
   桑柘空留葉,天蠶足頗偏。
   蠶娘相怨惱,得繭少絲綿。
   六種植於早,收成得十全。
卜曰︰酉歲宜桑麻,豆麥益家家。
   百物長高價,民物有生涯。
   春夏遭淹沒,三冬雪結花。

庚戌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庚戌年,瘴疫害黎民。
   禾麻吳地好,麥稔在荊秦。
   春夏漂流沒,秋冬早水浸。
   桑柘葉雖貴,天蠶吃十分。
   田夫與蠶婦,相看空歡欣。
卜曰︰歲逢庚戌首,四方民初收。
   高下田桑好,麻麥豆苗蔓。
   嚴冬多雨雪,收成莫犯寒。

辛亥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辛亥年,耕夫多快活。
   春夏雨調勻,秋冬好收割。
   燕淮無瘴疾,魯衛不饑渴。
   桑葉前後貴,蠶娘多喜悅。
   種植宜山坡,禾苗得盈結。
卜曰︰豬頭出歲中,高下好施工。
   蠶婦與耕夫,爭不荷天公。
   六畜春多瘴,積薪供過冬。

壬子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壬子年,旱涸耕夫苦。
   早禾一半乏,秋後無甘雨。
   豆麥熟齊吳,饑荒及燕魯。
   桑柘貴中賣,絲綿滿箱貯。
   百物無定價,一物五商估。
卜曰︰鼠頭出值年,夏秋多甘泉。
   麻麥不宜晚,田蠶切向前。
   更憂三秋裡,瘧疾起纏延。

癸丑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癸丑年,人民多憂煎。
   淮吳主旱涸,燕宋定流連。
   黃龍與青牯,價例覓高錢。
   桑柘葉不出,蠶娘愁不眠。
   禾苗多蛀蝗,收成苦不全。
卜曰︰歲號牛為首,田桑五分收。
   甘泉時或闕,淹沒在秋後。
   六畜遭瘴厄,耕犁枉用謀。

甲寅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甲寅年,早晚不全收。
   春夏遭淹沒,調食任秋冬。
   虎豹巡村野,人民不自由。
   魯衛多炎熱,秦吳麥豆稠。
   桑柘前後貴,得半勿早抽。
卜曰︰先歲民不泰,耕種枉用工。
   桑枯葉難得,又是少天蟲。
   五穀兵初高,後來亦中庸。

乙卯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乙卯年,五穀有盈餘。
   秦燕麥豆好,吳越足糧儲。
   春夏水均調,秋冬鯉入門。
   天蠶雖然好,桑葉樹頭無。
   蠶娘相對泣,得繭少成絲。
卜曰︰歲中逢乙卯,高下好田蠶。 豆麥山坡熟,禾糧在楚庭。
   

丙辰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丙辰年,春來雨水潤。
   豆麥乏齊燕,田蠶好吳越。
   牛犢瘴煙生,亦兼多癘疫。
   桑葉樹頭多,蠶絲白如雪。
   夏秋無滴流,深冬足淹沒。
卜曰︰龍來為歲首,淹沒應須有。
   豆麥宜早種,晚隨波流走。

丁巳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丁巳年,豐熟足多害。
   魯魏豆麥少,秦吳桑麻災。
   高低總有成,種植無妨礙。
   桑葉前後落,天蟲十倍來。
   春夏多淹留,偏益在秋冬。
卜曰︰蛇首值歲中,農夫宜種蒔。
   黃龍搬不盡,宜多下麥青。
   蠶娘雖哭葉,還得秤頭絲。

戊午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戊午年,高低一半空。
   楊楚遭淹沒,荊吳足暴風。
   豆麥宜低下,稻麥得全工。
   桑葉從生賤,蠶老貴絲從。
   蠶娘車畔美,絲綿倍當年。
卜曰︰稀逢今歲裡,蠶桑無頗偏。
   種植宜於早,美候在秋前。
   雖然夏旱涸,低下得收全。

己未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己未年,種植家家秀。
   燕魏熟田桑,吳楚糧儲有。
   春夏流郎歸,鯉魚入庭牖。
   桑葉應是賤,搔收娘子喜。
   豆麥結實多,宜在三陽後。
卜曰︰是歲值羊首,高低民物歡。
   稼穡多商估,來往足交關。
   農夫早種作,莫候北風寒。

庚申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庚申年,高下喜無偏。
   燕宋田桑全,淮吳米麥好。
   六畜多災障,人民少疫橫。
   桑葉初生賤,去後又成錢。
   更看三陽後,秋葉偏相連。
卜曰︰歲若遇庚申,四方民物新。
   耕夫與蠶婦,歡笑喜欣欣。
   秋來有淹滯,收割莫因循。

辛酉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辛酉年,高低禾不美。
   齊魯多遭沒,秦吳六畜死。
   秋冬井無泉,春夏溝有水。
   豆麥山頭黃,耕夫挑不起。
   蠶娘篋中泣,爭奈葉還貴。
   種植宜及早,遲晚恐失利。
卜曰︰酉年民多瘴,田蠶七分收。
   豆麥高處好,低下恐難留。

壬戌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壬戌年,高低亦不空。
   秦吳遭沒溺,梁宋豆麻豐。
   葉賤天蟲少,秧漂苗不稠。
   雨水饒深夏,旱涸在高秋。
   六畜遭災瘴,田家少得牛。
卜曰︰歲下逢壬戌,耕種宜麥粟。
   低下虛用工,漂流無一粒。
   春夏災瘴起,六畜多災疫。

癸亥年──


詩曰︰太歲癸亥年,家家活業豐。
   春夏亦多水,豆麥主漂蓬。
   種蒔宜及早,晚者不成工。
   吳地桑葉貴,江越少天蟲。
   禾麻還結實,旱涸忌秋中。
卜曰︰歲逢六甲末,人民亦得安。
   田桑七成熟,賦稅喜皇寬。
   豆麥宜高處,封疆絕盜奸。
   割禾須及早,莫過絕冬寒。

以上即為通書內之地母經全文。

通常附載於春牛圖一頁內。觀地母經文字,見其失律兼不協韻,當屬不通文墨者所造。六十甲子週而復始,地母經一詩一卜,亦周而復始,根本毫無實用價值。

通書內許多文章,其實僅可作為聊備一格而已,若依之作為推算世運、或作時歲播種之趨避,實不足以應用也。